Sick…..

不知道是累壞了還是真的病了

最近經常會覺得心臟很虛弱

但又很賣力的想要維持機能、很盡責的硬撐著努力做工

星期五晚上睡前

他可能真的累了…..

只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

越想維持意志清醒卻越是無能為力

摸不到自己的脈搏

左右半身輪替麻痺、無知覺

真的一度以為要就這樣走了

腦袋裡沒有恐懼、沒有悔恨

只是一直思考著有什麼事沒交代的…..

痛苦持續了多久?哪時暈過去的?

只知道半夜醒來時一身冷汗跌坐在工作室櫃子旁

苦笑著確認自己好像還活著!  ^ ^"

 

真的該認真找時間把遺書先寫寫了

當然

也更該認真思考"多愛惜自己一點"這個一直不當一回事的問題!

廣告
張貼在 未分類 | 2 則迴響

Life & Death

經紀人家的吉利走了
年老又重病
Nana選擇安樂的方式送牠最後一程

以我認識的Nana來說
這是需要相當大的勇氣的
但回過頭來
換做是ㄇㄤ跟V真的有需要這麼做一天
自己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做這樣的決定
而且只要醫生同意
自己一定會親自按下針筒

沒血沒淚吧?
經常這樣自嘲
很習慣選擇主動去承受這些大多數人難以承擔的情緒和責任
曾經思考過如果有機會取得獸醫資格
一定想辦法爭取到公家機關去擔任執行安樂的角色
起碼可以保障每一個被"人為"決定生死的孩子
在自己手上有機會得到稍微勉強的最後安樂
另一方面還是自己不太可取的個性
習慣在內心深處狠狠劃上一刀來強迫自己記憶
進而學習更合適的方式去面對、處理某些事情

或許這並不是一個太健康的方式
但卻是最適合自己的
總有一天必須面對生離死別的狀況
只期望時候到時能留下最少的遺憾
無論是自己或是對待所關心的人
活著的時候所做的才是有意義的

輪到自己的那一天
我想我會笑著離開  : )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Special Day

對大多數人來說
這個日子應該是很值得慶祝的
或者是有特別意義的
但對自己來說
卻變成有點想刻意淡化處理的日子
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這樣的?
老早就忘了…..

低調慣了?
或是想避開一些不必要的困擾?
自己真的不知道
也或者是淺意識裡不願意去面對某些事情

FB的設定改了
其他的一如往常
把這個屬於"自我對話"的日子
安靜的保留給自己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After 31 days ~

很巧…..
又是八月十六日
上一次提到這個曾經有特別意義的日子
是在記錄八八救災過程的時候
而這次只是單純想寫點東西給自己
很多心裡的話
還是習慣只保留在windows live這個較為私人的空間

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
很難去形容它的長短
許多開心的事情彷彿都是沒幾天前的
但難熬的感覺
似乎不只是過了一個月而已

記得沒錯的話
應該是7/16凌晨傳了最後一則簡訊
至於簡訊的內容
自己其實已經記不太得了
大概也只是些叮嚀和祝福的話
之後便選擇刪除了手機裡所有與她的往返訊息和聯絡人資訊
強迫自己離開
也為了給她一個安靜思考的空間
第一次選擇封鎖MSN的聯絡人
原因並不是厭惡
只是希望自己的狀態列不會給她造成任何影響
唯一留下的
只有Facebook方面較無所謂的訊息

對她而言
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角色
只是因為自己對她很照顧、很溫柔
(某些時候會覺得她其實是想表示自己過分溫柔)
所以讓她一直沒辦法狠心拒絕
或是如她所說的
還有很多很在意的點是她沒辦法克服的
即使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
但拒絕前為何她會主動讓自己的手輕撫她的臉頰
她最後流下的眼淚
意義又為何
自己其實一直是很迷惘的
唯一能確定的事情
大概也只有她確實是喜歡過自己
又或者
連這一點也都是一廂情願罷了
思考再多
好像也不會有答案

這段日子以來
曾經因為恍神摔車
接著不愛喝酒、但酒量一直不錯的自己
生平第一次被灌到完全沒有自主能力
被普拔開車送回家
兩個星期多的時間
即使強迫自己還是得進食
但回到租屋還是忍不住全吐了出來
疑似血糖過低導致四肢止不住的發抖
常被唸瘦的不像話
也都只是笑笑說真的還好、學校太操之類的隨便帶過
常待在系館頂樓不知所以的望著大學、林森路口的車流
或是傻傻的淋著雨望著天空微笑或苦笑
害怕回到租屋面對自己內心不斷湧入的畫面和想法
也害怕回到家裡時
藏不住的情緒讓家人擔心
失眠變成了慣性
不願意去面對的回憶
夜裡變得更清晰

幾個知道一部分的朋友會問
"又沒開始過,怎麼會好像交往很久那麼痛"
我回答不出來
關於這一段
自己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只知道很在乎、也很久沒在乎過一個人
即使到現在
天氣涼了
還是會擔心她是否有多帶件外套
下雨了
依然想打個電話或簡訊提醒她小心騎車
擔心她不算太好的體質以及腸胃方面的老毛病
擔心她某些不善處理的人際問題
看到適合她、或者是她可能會喜歡的東西
還是會有想買下的念頭
習慣性的排開事情
保留所有她可能比較空閒的時間
即便被實驗室大夥硬凹出遊散心的幾天
一路上沒辦法敞開心去欣賞的東部美景
卻會希望有機會能夠至少寄封簡訊與她即時分享
但終究也只是想想…..

想見她
卻沒勇氣、也不適合
但偶爾還是會刻意經過某些曾經一起坐著閒聊的地點
回憶著曾經存在過的短暫時光
幾次路過她住的地方
還是會很想轉個彎騎到巷口
即使已經封鎖了MSN聯絡人
但每天在學校還是一樣習慣性的待到12點左右
只因為那是之前偶爾有機會送她回家的時間
車上暫時代替光明砂所綁著的緞帶
也一直沒拆下來過
懷念她不知所措時習慣性抿嘴的小動作
腦海裡也一直是她那靦腆、卻不曾屬於過自己的笑容

或許不像六年前一樣
或許是因為某種程度上預期的結果
並沒有因此一蹶不振
但也不得不承認高估了自己
沒想過會這麼痛!
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感情上的脆弱

愛上一個人很難
忘掉一個人更是
大概一輩子都是這樣的個性
至少
自己沒有對不起過任何一個人
應該要很自豪的
是吧…..

—————————————————————————-

我知道還是有些人會看
所以這些話是給妳(你)的

如果妳(你)是屬於熟悉我的個性的那一些
妳會了解雖然這裡大部分是屬於我和自己對話的空間
但是一旦選擇寫在這裡
是並不怕妳(你)知道的
也相信妳(你)了解
以我的個性
如果真的情況很糟
我是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更不會選擇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這一切
選擇殘忍對待自己是讓我能夠儘快走出的最好方式
這些也只是必經的過程
所以
請相信我真的還好
我知道妳(你)會明白!
也希望妳(你)放心!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夢醒~

七月十四日
印象中是屬於開始的日子
雖然記不起來他原本的意義
但是現在他多了從未開始就結束的意涵

很想哭
但是卻又哭不出來
或許是因為自己早已預期的結果
也或許是因為不希望對方難過
我不知道…..
心裡還是一直掛念著是否還有給她的勸告是遺漏的
還是想著所有能為她做的事情、只要是能為她好的
很傻嗎?
或許吧!
但是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有多久沒愛上另一個人了?
多久不曾不求回報的奉獻自己只希望家人以外的另一個人好?
多久沒經歷過這些難過、困惑、開心、幸福的情緒?
雖然都結束了
但是很享受這一切
享受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和過程
享受失眠的夜晚、等待的時光、忐忑不安的心情
或許又好一陣子會失去屬於感情的笑容
或許又好一陣子重回享受孤獨的感覺
但這一次
我想我會很好!

謝謝妳帶給我這一段美麗的夢
即使夢醒了
但是一切會留在回憶裡~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八八水災—–被人遺忘的一群(後記)

一篇網誌可以拖多久!?
剛算了一下一共153天…..
事實上中間應該至少還要插上一日份的回憶的
不過細節真的記不得太多了
所以就直接跳後記吧…..

八八水災過後七個多月了
如果沒親自深入過災區、只從報章雜誌獲得訊息的人
應該已經淡忘八九成了
就像當初921對我自己來說一樣
或許在週年時期、媒體又提起的時候
才會對這些曾經發生過的災難有比較特別的感覺存在
但八八對我來說是不同的
雖然身處沒有任何重大影響的高雄
但是某方面來說
自己的感受是跟受災戶綁在一塊的
尤其是付出畢生心血為流浪動物付出的長輩們
以及那群可能永遠沒辦法被人捧在掌心的毛小孩

決定去現場幫忙是一個對我影響致深的決定
小組板上那麼多需要幫忙的狗場
在當時災區現況都還未明朗化、資訊不足的當下
為何自己會選擇了劉媽的狗園?
我不知道…..
但是這個決定讓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也因為這個契機
才有機會對動保這個圈子有更深入的接觸

狗場這東西是台灣一種很悲情的文化
它不只反應了流浪動物嚴重的問題
管理者的對待方式和心態也是其中需要去深思的部分

拿賈鴻秋老師辭世的事件來說
嗜血的媒體讓狗場曝了光
髒亂的環境和病犬給了甚少關心這一塊的人們錯誤的刻板印象
讓部分的捐款人卻步
也讓賈老師即便在她入土後依然災受質疑
或許做了超出她能力範圍的事
但你不能去否定她的付出
如果換做是你
你有沒有勇氣去犧牲自己、去承擔債務和責任
她做了!而我沒有!
至少光在這一點上
我不認為自己有任何資格去質疑

相較於賈老師的例子
八八救災期間
也接觸了高屏橋下其他狗場主人
個性不同、管理方式也不同
其中
也有我認為不負責任的…..
不眷養、不結紮、不關心狗的生理狀況
跟狗互動不多、連自己養的狗都抓不到
唯一給的只是每天食物丟了就走
就我個人認知而言
這才是真正的不負責任!

而之所以說自己是幸運的
是因為第一次接觸的狗場主人是劉媽
他們夫妻倆對狗的付出
說誇張點
用"狗場"來稱呼這個"家"
本身就是件有點侮辱的方式(至少就我個人而言)
Nana說的"開心狗園"會比較貼切
雖然不能跟家裡的寵物相比
有些時候受限於金費狗狗也一定沒辦法獲得完整的醫療
但是看看人跟狗的互動、環境和"狗狗的眼神"
真的會覺得很安慰
我沒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
也相信有其他的愛心爸媽跟劉媽一樣
或是有更好的環境
但至少在有限的資源情況下
劉媽的開心狗園會是一個良好的典範(無論是硬體設施或是人的付出和態度)

自己很幸運
如果當初決定投入的是其他狗場、或是一開始接觸的不是劉媽而是高屏橋八狗場其他管理者
很難保證自己能不能維持這股熱忱
也很難保證有沒有辦法以較客觀的去看待所有的狗場管理方式
另外
再一次謝謝劉媽
或許當初我是去幫忙的角色
但是跟妳們家的狗互動是件有趣的事情
也因此讓我多了另一個紓壓的空間!

另一個覺得自己幸運的原因
是因為這段期間認識了Nana、大盟、平安、狗爸、Amanda、家明、小果、小白、愛狗人顏姐…..等等第一線在為狗付出的朋友
大夥一起付出的感覺很好!
或許我有自己的堅持
不打算加入任何協會、團體
也有我自己的犧牲底線
所以能做的比起你們有限的多
但是還是很感激你們讓我有更進一步付出的機會

能夠親力親為幫助其他人是件快樂的事情
我找到了部分屬於我自己的付出方式
也希望你們能找到屬於你們的!

張貼在 未分類 | 發表留言

給笨蛋的一段話

偶然在癮科技看到這篇文章

原文連結
http://chinese.engadget.com/2010/01/20/youtube-japanese-widow-to-her-husband/2#comments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dsfQpF8z1I

大多數的回應都是一面倒的覺得感動
女生大概都覺得體貼的男生應該就是要這個樣子
但是老實說自己看完之後卻是另一種體會
也很久沒有立即想寫篇文章記錄心情的衝動

不熟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我很不要臉…..
但是我看完影片的第一個反應真的是

"這根本就是在說我吧….."

相信認識我很久的朋友應該會很認同我的感覺…..

曾經也覺得這樣應該是幸福的吧!
但真的是這樣嗎!?

前女友讓我印象最深的其中一件事是
她總覺得我是蠟燭
燃燒自己是為了他人的存在
總是把家人、女友、有時候甚至朋友擺在前頭
自己永遠是擺在至少第二順位
壓縮自己的時間去滿足家人、女友的需求
心甘情願、甘之如飴
也從來沒有怨言

但她總唸說:"哪天蠟燭燒完了怎辦!?"

分手五年多
老實說我到現在對於她離開的原因還是沒有具體的想法
也確信跟整篇網誌提到的狀況沒有直接關係
但是我永遠記得她最後說過的其中一句話

"我們從來不吵架!"

有爭執時不管對錯
跟短片裡描述的一樣
我永遠是道歉的那個
也或許很多時間會保持沉默
花時間去調適自己的心情
不開心的事習慣埋在心理自己找機會調適
盡量不去影響到對方
算體貼嗎!?
某些程度上來說是吧…..

女主角那句:"妳就完全無視於我的想法是嗎!?混蛋!"
大概是讓我體會最深的一句了!
影片裡的描述表面上來看是體貼、讓人感動的表現
但是感情的事
或許更應該是兩個人一起去面對的
適度的磨合
結果才會是最圓潤的

—————————————————————————–

這是一篇自省的文章
並不是在緬懷過去
也不是要誇耀自己可以做到跟短片裡一樣
只是希望未來自己選擇的人、或是選擇我的人
我能讓她覺得跟我在一起

"是真的幸福的!"

現在的自己
還在從蠟燭轉型當油燈的過渡期
也還在學習拿捏跟其他人分享負面情緒的技巧
可能程度還有限
但是至少是往好的方向在改變的!

張貼在 未分類 | 2 則迴響